蒋晓华,一个新的荣耀时代:救援“神鹰”上的汹涌浪潮
时间:2019-03-25 01:45:24 来源:沙雅资讯网 作者:匿名


渤海湾在阵风之下,海浪飙升。蒋晓华被一架救援直升机吊在一架飞行救援服上,大海在风雨如磐的海底。

自2013年加入交通运输部北海救援局飞行队以来,“80后”救生员一直飓风,不时重获濒临灭绝的危机。

在过去的五年里,他和他的船员在风雨如磐的海域中安全地飞行了900多个小时,并成功救出了120多名遇险各类人员。仅在2017年,他就在死亡线上挽救了39条生命。他总是说每个生命背后都有一个家庭,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安全地将他们送回地面。

运输部北海救援局救生员蒋晓华在救援现场。飞行队

温暖海上救援之路的样子!

“当我看到被救出的渔民时,他们的手被关闭并感谢,突然他们颤抖了。这就是生命!那一刻,我觉得我所做的一切都是值得的。尽管第一次救援很困难,但是时间。在未来,我将永远不会有超过一半的恐惧来拯救大海。“回顾第一次海上救援,蒋晓华还记得。

那是在2014年12月4日,强烈的海潮天气肆虐整个烟台海域。交通运输部北海救援局飞行队接到紧急救援任务:一艘小渔船在距离蓬莱20海里处坠毁,船上五名渔民全部落入海中。蒋晓华和机组人员赶到事故现场,在海上进行救援。那时,海水温度只有5摄氏度。落水的人是最短的10分钟,最长的半小时由于低温而丢失。时间紧,救济不能拖延!

交通运输部北海救援局救生员蒋晓华正在海上救援。飞行队

面对汹涌的大海,江小华被吊在吊索上的深深恐惧包围着。对他而言,这是第一次真正的海上救援。 “我能成功拯救这五个人吗?”这是一个挑战。

“那时候,海浪特别大。我没有碰过海面。海浪冲击它,它已经浸透了。”这时,蒋晓华已经忘记了感冒。他的思绪在通常的模拟训练中反复回忆起救援方法。甚至有一些错误。他知道在他身上承载五重生命是邋。的。就这样,多次遭到海浪殴打的蒋晓华终于抓住了遇难之手。紧紧抓住董事会的苦恼此时已经失去意识。 “无论我是什么,我都无法打开它!”如果你无法获得董事会,你就无法获得救援。江小华非常着急,以至于他如此汗流to背,终于穿上了救援服。

即使它准备好提升,也会发生更多意想不到的事情。生存的强烈愿望促使这位心疼的男子将连接直升机的钢缆缠绕在手中。一旦飞机被吊起,这名苦恼男子的手很有可能被切断。该怎么办?蒋晓华作出了艰难的决定。没有更多的时间考虑,他只能告诉绞车不要挂,并拼命地试图解开缠绕在心疼男子手上的绳子,但心疼的男子用另一只手抓住它,如此反复......蒋晓华匆匆忙忙地把这个心疼的男人的手紧紧地固定起来,然后将绞盘抬起来救援,成功地救了遇难者。

当其余的窘迫从船舱安全救出时,蒋晓华筋疲力尽。他坐在小屋的后座上,手臂受伤了。 “被救出的大哥的眼睛里有一滴泪。真诚的眼睛立刻感动了我。”眼睛相遇的那一刻,蒋晓华突然明白了这个职业的意义和价值。他说,获救者的目光使他未来的救援之路变得温暖。

无论如何要救孩子

“当第一个孩子抱在怀里时,我的眼泪不会有意识地流出来。因为我也是一个父亲,我能理解做父母的感觉。”

2017年7月21日,蒋晓华在海上救出一名女子。飞行队

2017年7月21日,唐山渭河。 “MINGXING18”工程船由于风浪过大而沉没,船长朱兰强的家人全部掉入水中。下午3点20分,在海中,交通运输部北海救援局飞行队发现了他们。这时,直升机燃料即将耗尽,只需10分钟就可以为救援队节省时间。

江小华安全地离开了救援直升机和落水的孩子们。飞行队

生活在线上!江小华想不到太多。经过一百次战斗,他巧妙地拿起救援装置,沿钢丝绳下飞机,迅速赶到遇险的女子身边。

“掉进水里的那个女人拼命地喊着我。直升飞机声很大。我没听到什么叫喊。当我救出她离水六七米的时候,我回头看了看,下面有两个孩子“江小华的心思是”蹲着“,整个人都瘫痪了。由于救援信息没有提到孩子,直升机没有携带儿童专用救援包。当孩子获救时,成人使用的救生包会留下太多空隙。如果飞机受到风的影响,孩子将再次掉入海中,其后果将难以想象。

母亲绝望的样子,就像一把刀,刺伤了蒋晓华的心。 “拯救孩子,无论如何要救孩子!”这时,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拯救孩子!

他匆忙,把孩子穿上救援服,然后用手捡起孩子,不怕放手。 “心脏笼罩着盲人的眼睛!”幸运的是,他成功救出了两个孩子,一个是七岁,一个是五岁。随后,五口之家全部获救。

救援结束后,被冷冻和冷冻的蒋晓华无法平静下来很长时间。 “当我上来时,这个五岁的孩子已经感到震惊。我不知道他们发生了什么事?”在他看来,最关心的两个人仍然是两个孩子。半个月后,江小华再次见到了朱兰强的家人,心中的石头终于降落了。看着活着和踢的孩子,他忍不住想起他的儿子。

“爸爸是拯救人民的英雄。我为父亲涂上了我的防弹衣和头盔。爸爸戴上这件衣服并不危险。”儿子温柔的声音触动了他心中最柔软的一角,姜小华泪流满面。

世界的父亲都是一样的。在危机时刻,每个处于危险之中的孩子都值得为救援提供一切。这是救生员的使命。

生死兄弟,一个不能少

“7.21”唐山六合救援,将蒋晓华推向公众视线。当“国家交通行业模式”“年度流动交通人员”......一系列荣誉脱颖而出时,姜晓华只表示他很幸运有一群生死兄弟在他身后作战。

“如果没有船长,副驾驶员和绞车之间的默契,任何救援都无法完成。”蒋晓华清楚地记得小渔船的紧急救援。与死亡之死的这场战斗让他更加深刻。我理解团队合作的生死。

蒋晓华成功救出了两名男子。飞行队

那时,大海充满了雾气,恶劣的天气条件给直升机飞行带来了很大的困难! “救援时间非常紧急,每个人都挤了一身汗。”飞行副驾驶收紧整个车身并专心监视飞机。房间里的各种仪器都害怕错误。船长紧张地操纵方向盘。 “雾量特别大,海面上的情况尚不清楚,但凭借多年的经验,船长与绞车合作,准确地将飞机停在事故渔船上方。”由于船上的情况特别复杂,狭窄的后甲板上堆满了碎片,救生员登船救人的难度增大。 “即使你只有一点点,你也无法得到它!”通过绞车的紧密配合,蒋晓华终于成功登上了这艘船并安全地救了她们的苦恼。

救援结束后,船长,救生员和绞车组织讨论,总结救援的得失。对他们来说,每一次救助都是经验的积累。为了提高救援技术,他们还开展了打捞系统综合技能竞赛比赛,相互学习和协同作用。现在,他们已经形成了很好的理解。 “基本上,只有一个动作,我们可以知道对方在做什么!”经常与蒋晓华合作的绞车说这个。

“五个人外出,五个人回来,一个人不能少。”蒋晓华经常回忆起师父的话。对他们来说,彼此之间的关系已经超出了工作关系,他们是生死兄弟!

蒋晓华正在救援直升机上。中国青年网实习记者李慧慧

海上救生员,在海浪中救出“Godhawks”。在英雄的光环下,还有无穷无尽的风险。 “这个职业给了我一种责任感,与海浪共舞,终身奔跑,我感到光荣!”回顾五年前的职业选择,姜晓华并没有后悔。 “如果我再来一次,我会选择这种方式。”

事实上,有许多救援故事,如交通运输部的北海救援局飞行队。自2003年飞行队成立以来,他们已经涌入海中,执行了1,219次任务,救出了1,761名遇险人员,并一次又一次地进行了最美丽的逆行。

没有言辞,面对险恶的风暴和新生活,他们只说:“每个出海的人都不容易,让我们护送你安全回家!”

面对灾难,只有英雄逆行。在波涛汹涌的海浪中向秃鹰的救援致敬! (见习记者李慧慧)